welcome to here!

【原创】小漠重生之寻爱记

写在文章前面的话:故事情节或许老套,但我尝试着想表达自己对人生和爱情以及责任的一些想法,或许幼稚或许偏激,但仅为娱乐而已。    小漠重生之寻爱记 第一章 丛林逃生      前面是越来越茂密的荆棘和缠人的藤蔓,山势越来越陡,小漠只能听见自己和同伙的荒乱的脚步声和心脏不堪负荷地狂跳声以及粗重的呼吸从快要撕裂般的肺部挤出的嘶哑声。后面传来的警犬的吠犬声和强烈的电筒光透过浓密的树丛和无数的荆棘、藤蔓在四周散射。还有,高空的轰鸣的直升机以及强烈的灯光透过头顶的重重叠叠的大树只化作星星点点洒向散发着腐朽味的森林。如果不是在逃亡,或许小漠还要平心静气地拥着一个美女,拿着水晶杯装着的葡萄酒惬意地欣赏此番风景呢。   后面的追赶声越来越近了,小漠一行三人不得不用手中的冲锋回头扫射,等对方躲避时又继续往前逃命。忽然,多年小心翼翼的生活让小漠对危险的感觉比常人敏锐很多,她强烈地感觉到一个黑乎乎的枪口正对着自己的后心,那发子弹正叫嚣着从弹夹蹦出快速朝自己飞来,死亡的气息弥漫全身的细胞,血液在这一秒似乎凝固了,脑子发出躲避的讯号但身体却仿佛被定住一般,小漠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子弹朝自己飞来的运行轨迹以及最终着落点是在后背偏左的心房处。“砰”一声子弹没入肉体的沉闷响声,让小漠的心跳停止,人生原来真的要终止了么?这一刻,小漠心里想到的只有那个狠心离去的女人——钟灵。身边一直紧紧伴随的人倒下去了,连带着被一起拉倒,看着趴在自己背上微笑的侧脸,小漠马上意识到了,是背后这个陪了她五年的女人用身体挡住了那颗致命的子弹。   反身抱住她,借着若隐若现的星光,小漠看到她嘴里正不断地冒着血沫,后背手及处一片温热,浓厚的血腥味让小漠第一次感到了恐惧。   “小净,阿柯中枪了,你快掩护下。”小漠冲不远处的铁哥们何净喊道。   “阿柯,阿柯,不要吓我,好不好?你哪里不舒服了?告诉我,等会我带你找医生去,看了医生就没事了的。”小漠带着哭腔焦急地呼唤着。   “漠漠,这么多年了,你还从没对我说过爱字,我想听你说你爱我,好想听你叫我一声老婆,答应我最后这个要求,好吗?”   面对这么个傻女人的要求,小漠实在无法说不。“老婆,我爱你,你不会有事的,我带你走,逃出这个森林,到了越南的地盘我们就得救了,我会找最好的医生给你治疗的,保证连块疤痕都不会留下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幸福的生活了,你不是想去印度看泰姬陵的么?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啊,这次肯定不带何净那大灯泡一起了。还有,我们去西藏看布达拉宫,看天池,我们还要去荷兰举行最大的婚礼,到时候把爸妈一起接过来参加婚礼,你那么喜欢孩子,我们还要收养几个漂亮的孩子,你就做个漂亮的妈妈,让宝贝们为你骄傲.....”   “漠漠,我好开心你这么说,我也好想去和你一一实现,不过,漠漠,对不起了,这辈子我无法陪你了,以后你好好照顾好自己,还有,如果可以你去找回钟灵吧,我知道你最爱的人一直是她,你每天晚上都会叫她的名字,我好嫉妒她。漠漠,这是我最幸福的时候.....”   “你不会有事的,不要再说了,我们马上离开这里,我背你,就像以前你喝醉酒那样,我背你回家,你休息一会,没事的,很快我们就可以见到医生了,你不要再说话了,相信我,你不会有事的!”小漠把李艾柯脖子上的冲锋挂到自己身上,朝一边正不断朝警察扫射的小净喊道:“小净,我们马上离开,阿柯必须马上就医。你过来帮我扶阿柯到我背上”   小漠吃力地把阿柯背起后,转头对小净说:“你继续掩护下,然后,你就往另外的方向走,如果顺利逃出的话,我们就在谅山市的老地方碰面。我们先走了,你好好保重。”   “少啰嗦,说什么话,老大,一世人两兄弟,要死一起死,要走一起走,你自己一个人也无法把嫂子带出去的啊。别说这些废话了,快点走吧,你别想撇下我让我自己独自逃生。那些王八蛋的火力太猛了,妈的,傻牛这龟毛敢出卖我们,等老子出去,非让他全家死无葬身之地不可。”   透过冲锋扫射发出的光,小漠看着小净一脸的“你敢抛下我试试看”的表情,心里暗叹一声,说不感动是假的:这个笨蛋,明明是给机会她逃生活下去,却不要,罢了,我还不信我杨漠今天就会葬身这里了。   “那好吧,我们走吧,你注意掩护,子弹也没剩多少了,节省着用吧,阻碍到那些条子的脚步就行了,能不要他们的命就不要他们的命,毕竟都是国家的栋梁来呢......”   “老婆,现在感觉怎么样,别睡着哦,我给你讲故事哈,我们现在就去找医生,你会没事的,我们会一起过幸福的生活的。”小漠转头温柔地说。随后,在何净的掩护下,继续往前赶。后面的追赶声一直不断,甚至能听到警犬的打气声,何净也听话地减少扫射的次数,安静地跟着小漠一起往前跑。毕竟是之前体力已较大地消耗了,毕竟只是个女人,小漠感觉到背后的身体在缓慢地下滑,而自己的手脚已经在发软,只能一边大口地呼吸一边断断续续讲故事。   阿柯用手轻轻地捂住了小漠的嘴,在她耳边慢慢地说:“漠漠,放我下来吧,这样子我会拖累你的,你和小净走,能陪在你身边那么多年,我已经很满足了.......”   “傻瓜,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我杨漠就算是死也不会丢下自己的女人独自逃生的,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哈,我们很快就到边界了的,到时候,我们就得救了......”   “啊”扑通,李艾柯用脚一踢小漠的后腿窝,小漠不由的腿一软往前扑倒在地。小漠急忙转身抱住阿柯,“老婆,你没事吧,醒醒,老婆......小净,你嫂子晕过去了,你回去拦住条子给我掩护.....”   阿柯悠悠醒转过来,吃力地用手摸着小漠的脸,“漠漠,刚才没摔疼吧,我不这样做你肯定死也不会放我下来的,别怪我狠心。漠漠,其实,很早以前我就见过你了的,那时候,我还很小,才15岁,看到你那么灿烂的笑容,我就爱上你了,你这笨蛋肯定以为我们是五年前才认识的吧。你现在肯定还以为当初是你酒后乱性害了我的吧,其实,我告诉你哦,是我设计了你的,然后就赖上你了,我知道你肯定会对我负责的。虽然你在很多方面很聪明,但其实在感情里,你就是一个傻瓜,总是被人伤害。对不起,这次我真的要离开你了,再也不能在你身边守护你了,以后生病要乖乖吃药,不能再背着我偷偷把药丢马桶......如果再找情人的话,一定要找个晚上记得给你拿水喝的女人,你咽喉不好,要少抽烟,多喝水。还有,你胃不好,不要老是喝那么多酒了,我担心你再次胃血......”小漠,大颗大颗的泪水往下掉,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在拼命摇头。   “乖,宝贝,不要哭了啊,我的漠漠是最坚强的好孩子。最后答应我两个请求,好不好?”   “不要,老婆,你会没事的,我会带你出去的,我们马上去找医生,好不好?”   “漠漠,听我说,如果你带上我的话,我们三个都出不去,你把我放下,和小净两个人走,肯定能出去的!”   “不要,我不要,我不会丢下你的,我们一起出去,我们还要结婚......”   “杨漠,你爱不爱我,爱我就听我的话,好好活下去,替我给父母养老送终,替我好好活下去。你答不答应?”小漠颤抖着答应了。   “好,漠漠,我知道这对你很残忍,但是你要最后答应我两件事,一,亲手了结我,我不想落在条子手上,让我死在你的怀里。二,不管以后你有几个女人,你都不能吻她们的脖子,这只能是我的专利。好吗?”看着她满怀期待的眼神,小漠沉重地点了点头,更多的泪水像掉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下来。   阿柯嫣然一笑,满怀柔情地说:“漠漠,亲我.....”   小漠颤抖地吻了下去,当小漠吻上她的脖子的时候,阿柯幸福地闭上了眼睛。一声伴随着小漠嚎叫的枪声沉闷地响起。小漠紧紧地抱着小柯,一声接一声地呼唤“老婆,我爱你,老婆,我爱你。”   后面的枪声越来越近,何净一把抓起小漠的领子,焦急地大叫:“老大,我们快走,条子追上来了......”看见小漠毫无反应,何净只好直接拖起她走人,小漠傻傻地任何净拖着走,最后只来得及从阿柯脖子上抓走她戴了很多年的玉。何净一边不停地回头扫射,一边拖着小漠慌不择路地逃跑。忽然,两人一脚踏空,陷进了泥潭里,还来不及挣扎,就整个人陷入黑暗里,小漠最后只朦胧看见一张熟悉的美女脸上满是焦急和心痛,呵,难道又是一个暗恋我的人。 第二章 穿越了   小漠浑浑噩噩地睁开眼睛,一时间无法适应突如其来的强光,只好又闭上,只听见旁边一个柔弱的女子声音在抽抽搭搭地呼唤:“仪儿,仪儿,你醒醒啊,不要吓娘了,好不好,娘保证再也不让你爹把你给卖到怡红院去了,你不要害怕了,以后娘会保护你的......”   接着又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说:“夫人,别担心了,大夫说只是受惊过度,小姐会吉人自有天相的,你要保重身体啊,老爷等会回来看见你这样又要生气的了......”小漠一时搞不清楚状况,只好假装还没醒,听着两人的对话。   疑似娘的柔弱女子继续抽噎着说:“小翠,我真的是好后悔自己有眼无珠啊,嫁给了他,害得我爹早死,现在连仪儿也要遭此折难,我恨哪......”   被称为小翠的人赶紧捂住娘的话,小声地说:“夫人,千万别这样说,隔墙有耳,给老爷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折磨你呢。夫人不要太伤心,等哪天老爷知道夫人你的好,他就会疼你的了,到时候就会有好日子过的了.....”   主仆二人一来一往的对答中,小漠偷偷睁眼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只见,清一色的古香古色的家具和被褥,床边坐着一个疑似娘的美貌少妇,穿着一身的洁白绸纱,身材曼妙,正在不断啜泣。而少妇旁边则站着一个穿着绿色麻布衣服的丫鬟,连包头发的的布条都是绿色的,怪不得叫小翠,真是够土的。小漠在心里暗笑。随即,就开始思虑眼前的状况,偷偷地摸了一把自己的身体,完全还没发育,顶多只是七八岁的小女孩。唉,看来,自己是成了以前自己最鄙视的小说里的穿越一族了,事到如今,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只是不知道,现在是哪个朝代,是不是自己熟知的世界,或者是那些狗血的小说里所描写的狗血剧情:去到一个未知的世界的未知朝代,但是又跟中国古代相差不大。但愿是历史上的某个时代吧,起码,自己还能把握点历史轨迹。再思量一番二女的对话,看来,床边的这个少妇就是自己这个肉体的名义上的娘了,貌似还有一个很混蛋的爹,居然还要把自己卖到那个一听就是妓院的所谓的怡红院去,而这个娘应该是很不得宠的。再参照一下言情小说剧情,无非是富家小姐嫁错郎,结果,老父被活活气死,家产被无良老公挥霍一空,还极其受虐待。思考完自己的现状后,小漠就接受了这个事实,起码自己还活着,起码记忆还存在,怎么着自己也是一个21世纪的文明人,难道还在古代活不下去。只是,当时小净是和自己一起掉进泥潭的,不知道她是否和自己一样“幸运地”穿越呢,希望能在这个世界找到她吧,一世人两兄弟的。最后,仔细想想,在完全没意识前,最后见到的那张脸应该是美女警官江容,一个当初自己在监狱时的狱警。最后,注意力再次被紧紧抓在手里的一样东西给吸引了,仔细感知了一下,惊喜地猜测是那块从阿柯脖子上扯下来的玉,心里的激动顿时化为迫不及待的行动,马上睁开眼,把手里的玉拿到眼前细细观看。是的,真的是阿柯的玉。一想到她,在森林里的那一幕又晃入眼前。泪水又盈满眼眶。   小漠的举动也惊醒了一旁默默相对流泪的主仆二人,少妇激动地扑到小漠身上,紧张地问道:“仪儿,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饿不饿?渴不渴?感觉好点了吗?”少妇的一连串问话,让小漠措手不及,一时间无言以对。   少妇见此,更为紧张地问道:“仪儿,你不认识娘了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小漠干脆就将错就错了,假装失忆好了。于是,结结巴巴地说:“你是谁啊,我又是谁啊,这里是哪里啊,我的头好痛,怎么了?”   少妇和丫鬟顿时愣住了,好久,看着一张无辜小脸的小漠,少妇开口说道:“我是你娘亲,你是仪儿,叫何仪,这里是我们的家何府,旁边这个是照顾我们娘俩的丫鬟小翠。你记起来了么,仪儿?”少妇一脸期待地望着我。我在心里暗暗念叨,我记个毛啊,完全不认识你们。表面上继续傻乎乎地摇摇头。     小翠开口了,“夫人,是不是小姐昨天摔倒在地上摔坏了脑子啊,所以现在人都傻了。”   “靠,你他妈才傻呢,老子是假装失忆,你懂不懂啊?”我在心里暗暗骂道。   少妇听了又是一阵低泣,最后,说:“算了,只要仪儿没事就好,傻就傻吧,正好让他再也卖不出去了。”   我一听,急了,可千万别真把我当傻子了啊,傻子可不是好做的。于是,我开口说道:“你是我娘,是么?我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头很痛,发生了什么事,你可以告诉我么?”   少妇激动地说:“是的,仪儿,我是你娘,你别担心,好好休息会,不记得就让它过去吧,以后娘会好好保护你,不要害怕。”   “嗯,好的,娘亲,别担心,我没什么事的,只是忘记了以前的事情而已,娘,我饿了。”   “好好,小翠,赶紧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吗,都拿来给仪儿吃。”小翠应声而去了,而我的年轻貌美的娘则深情地坐在床边看着我,还不时地摸一下我的脸蛋,整理下我鬓发,让我感觉脊梁背直发毛,换做以前,我肯定立马把她给扑倒。但是,如今对此,我只能是傻傻地盯着她偶尔笑一个,每每引得她眼眸发亮,让我更是汗毛倒竖。   在我内心的千呼万唤在,小翠总算是端着东西粉墨登场了。说实话,真的很饿了,而且也可以暂时中止这种恐怖的对视。娘马上接过小翠手里的碗,小心地用勺子小口地吹冷了,再递到我嘴巴,我低头一看,倒,居然是青菜粥,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好吃的?看来,我和我娘在府里的地位和待遇实在是不怎么样啊,以后要好好搞一番才行。   “怎么了,仪儿,不舒服了么?”娘看见我只是盯着粥看,却不张嘴吃,马上出声询问。   无奈地张嘴吞下,唉,什么味道都没有,还很稀,对于在前世习惯无肉不欢的我,实在是够难吃的了。但是,还是要安慰下面前这两人的。于是,抬头,露出我的招牌笑容,撒娇着说:“不是啊,娘亲,很好吃的粥呢,我只是在想,娘的手怎么那么漂亮的呢.....”   “天,夫人,小姐居然笑了耶,而且,还会夸人了!真是菩萨保佑!”小翠在一旁吃惊地大叫。   “嗯,是啊,我刚才也好惊奇呢,而且,仪儿还对我笑了很多次呢,看来真的是因祸得福了。”娘欣慰地笑着说。   晕了,敢情这个身体的前主人还是一个自闭儿啊。如此美丽的女人,心里大概也一直很苦的吧。看着眼前笑得一脸幸福的年轻貌美的娘,我心里不禁有种要保护她的冲动,以后要让她多多如此开怀才行。   在床上躺了两天,也基本上从娘亲和小翠的嘴里了解到了这个世界的状况。很不幸的是,小漠穿越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的未知国家,很幸运的是,与中国古代相差未远。小漠如今所处的这个国家是炎国,当今皇上是炎风,国号为炙。太子是已故皇后的儿子炎云,但是传闻如今皇上最宠爱的妃子柳妃的排五的儿子炎雨有可能会取代太子炎云,成为下一个皇帝。因为柳妃是大权在握的柳丞相的女儿,她一个哥哥兵马大元帅,手握重兵,另一个哥哥是禁军统领,可以说整个江山的军队都在他们柳家手里了。也不知道这个皇帝是不是脑残来的,如此地任用人。因此,柳家权大势大,朝廷上形成极大的党派势力,这些人自然都是支持炎雨的。而炎云因为母后早已去世,而外公也早已解甲归田,所以,势力自然一落千丈,唯有一些忠心耿耿的老臣在拥护太子,这些人都是当年受过已故皇后的恩惠的。据闻,太子炎云儒雅善谋,而五皇子炎雨则骁勇善战。两人一个主外一个主内,把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因此,如今的炎国是这块大陆的大国。炎国的北部是擅产雪梅果冰国,炎国的南部是海产丰富的闽国,炎国的西部是物种繁多的萨国,炎国的东部是水果丰盛的济国。而炎国则是铁器和马匹最丰富的国家,因此,炎国的军事实力也是最强的。   而小漠所在的这个家里,娘亲姓杨,名绣妃,字夕颜,外公是当地有名的富豪兼大善人,娘亲的娘亲即我的外婆在娘亲三岁时就过世了,外公因为思念爱妻一直未再娶,因此只有我娘一个宝贝女儿,外公是做玉器生意的,因为为人实诚而且具有极高的艺术鉴赏品位,因此生意做得很大。在娘亲14岁那年,一个远房表哥即现任的无良爹来投靠外公,外公怜其孤苦无依,就留在府里,未想娘亲居然在无良爹甜言蜜语的哄骗下和他私定终身。生米煮成熟饭,外公也无奈,只好成全他们,并一手栽培无良爹做生意,以期他能保住这份家业,给自己的宝贝女儿一生幸福。谁知,无良爹不懂感恩,反而在婚后就露出他的豺狼本性,不仅大肆挥霍钱财,而且还侵吞账本,私自贩卖店里的珍贵玉器,更为恶劣的是在家里还虐待新婚不久的娘亲,还夜夜流连妓院、赌场。娘亲为了不刺激到老父,所有的痛苦都独自忍受,还在外公面前与相公相敬如宾,制造恩爱幸福的假象。对此,无良爹更是变本加厉,输了钱就回来打骂娘亲,甚至带女人回来在娘亲的面前滥交。直到有一天,外公撞见了无良爹的丑事,才东窗事发,外公一气之下病倒在床,但依然抱病彻查无良爹以及店里的账本,最后,被种种事实气得急怒攻心撒手西去。至此,无良爹更是有恃无恐,大肆地挥霍杨家家产、肆意打骂淫虐娘亲,把杨府也改成何府。娘亲对此只能默默忍受,我想如果不是因为我,可能娘亲早已不愿苟活了。不出几年,外公的家产就被无良爹败坏得差不多了,外公本来在全国各地开有不少“忆夕阁”玉器店,如今也被无良爹卖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宁城这里的总店而已。前几天,无良爹在赌场输了钱了,心里恼火,估计回家看到何仪一副自闭儿的样子,极为光火,因此才要趁着娘亲出门上香的时候卖掉她,未想在妓院过来带人的时候,平时一直很安静的何仪突然大喊大叫起来,随后就倒地四肢抽搐口吐白沫两眼翻白不省人事。妓院那边当场退货,无良爹也只讨没趣,丢下昏迷在地的何仪径自去怡红院找他的老相好了。直到上香的娘亲和小翠回来,才发现昏迷在地的何仪,赶紧请了大夫过来诊查,强灌了不少药汁,直到第二天才醒过来。   

  • 相关tag: 扬子手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