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here!

[转帖]妹妹小说《蝴蝶的记忆》2

[转帖]妹妹小说《蝴蝶的记忆》2星期六中午,下课后我总会到学校附近的大型超市买奶粉、尿布、日用品,然后开车去保母那儿接宝宝回家,她已经一岁多会走路了,阿明没有要求我辞掉工作在家带孩子,反而帮忙找了很可靠的保母带到傍晚我下班去接回来。那天,我正在选饼干,竟发现旁边有个女孩拆开了好几包东西迅速地狼吞虎咽着,我才在担心她会被发现结果就有个店员跑过来斥责她,那女孩并不惊慌,我反而比她更紧张赶紧跟店员解释   ———对不起,她是我妹妹,那些东西我会付钱。   她一路帮我东西到车上,我本想问她是不是没钱为什么偷东西吃呢?她却大方地说   ———我没带一毛钱就被人赶出来,肚子又饿得受不了,刚刚真谢谢你,你留个地址电话给我,改天我拿钱去还你。   我说不用了下次别这样做了我可不会刚好在那儿啊,她就笑了。真是个漂亮的女生,大约十八岁吧,穿著质地很好的白色线衫粉蓝色短裤高筒靴,及肩的常发扎着马尾,怎么看都不像会在超市偷吃东西,倒像是爸爸是律师或医生,住在透天别墅,零用钱花不完那种孩子,我拿了一千元给她要她去吃饭,她笑着说   ———你陪我去吃吧,我知道这附近有家很好吃的日本料理,隔壁还有很棒的咖啡喝。   就这样,我竟无法拒绝她,她有种令我好想深入了解的甚么吸引着我,让我打电话给保母说有事耽搁了晚一点才去接宝宝、、、、、、就跟着她走了。   那天我到下午五点才回到家。我头一次跟阿明撒谎,说跟学校老师去逛街、、、、、,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谎,但我知道一旦开始说谎就会有一连串的谎要说了。一整个下午,我们吃饭喝咖啡,她除了说自己叫阿叶十八岁是个无业游民,说的都是她养的三只狗的事,不像其它人会滔滔不绝地说一堆内心的痛苦事,只说跑出来很担心狗没饭吃。我却说了很多话,说宝宝喜欢听音乐,尤其是大提琴的声音,阿明总说婴儿哪能分辨乐器的声音?可是我知道她听得懂,阿叶说她相信,她说   ———我三岁就会认字了,我爸爸也不相信,只有妈妈知道,买了好多书回来给我看。国小别人都在学ㄅㄆㄇ我已经会看武侠小说了,觉得上学好无聊就一天到晚逃课,数学差不多都不会,后来功课就很烂了。   我说你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吗?她用很奇怪的表情看着我说   ———为什么每个人都这么说呢?小潘也常常这样说,说我浪费生命,说像我这样混下去早晚连她也会看不起我、、、、、   我觉得很惭愧,自己怎会如此多管闲事说这种废话呢?真是职业病。不过倒很想知道小潘是谁,她仿佛看穿了我的心事似的接着说   ———昨天就是和小潘吵架才被赶出来的,没办法,谁教我寄人篱下嘛。其实她平常是很疼我,就是爱管东管西太啰唆了,你就不会这样,你好温柔。   真是奇怪的孩子,我决定收起自己的好奇心,不再问一些蠢问题,她可是什么问题也没问,连名字也没问我。   后来我断断续续说了自己的事,说我叫小蝶在附近高中教国文,说班上有两个女孩跟我很要好,说去年才买了自己的车经常会开车去山上一座庙看朋友,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二十三岁那年就出家了改天带你去看好吗?、、、、说完自己都吓一跳这件事我连阿明都没说怎么会告诉她呢?以前老是骗阿明说去庙里拜拜,想想我对他说的谎还真不少。其实我并不是像外表看来那么平静的人,我突然这么想,当我感受到心情不寻常的波动我便会去洗手,长期下来手变得粗糙干涩每天睡前都要涂凡士林也没甚么效果、、、、突然间她握住了我的手我才从恍惚中清醒   ———有时候你一定觉得很辛苦吧,说出来没关系啊没人会怪你的。   听见她这么一说我竟掉下了眼泪,真是太奇怪了,大约十年没哭了吧!记得最后一次哭是家里养的狼狗病死的时候,为什么现在会不自觉掉下眼泪呢?我可以说自己辛苦吗?从小身体就很好,长得比姐姐高又比妹妹漂亮,爸爸是银行经理妈妈是国中老师,大学时同学都要去打工我却有一万五的生活费,虽然不是特别会念书联考却总是运气很好,毕业后轻松就找到别人羡慕的工作,连丈夫都很温柔体贴,会赚钱又肯帮忙做家事,嗳,简直就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幸运人物啊!我可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几乎每天都会说十次感谢感激的话呢。如果这样还要抱怨什么不会被别人乱棒打死吗?但我还是哭了,她不断抚摸着我粗糙的手心我就不能遏止地掉下泪来,怎么会那么累那么痛,是什么东西突然跑出来扰乱我了呢?我不是一直处理得很好从来都不需要别人操心吗?有些事只要一次不小心难过起来以后就没完没了我可不能那么自怜啊。

  • 相关tag: 悠悠我心00手稿